专访|口碑逆袭的《棋魂》里,藏着爱奇艺青春赛道的「神之一手」

新剧观察 阅读:63073 2020-11-21 12:14:51

原标题:专访|口碑逆袭的《棋魂》里,藏着爱奇艺青春赛道的「神之一手」

作者 / 乔苗儿

俞晓阳和褚嬴对弈,时光在复盘中找出沉寂千年的「神之一手」,《棋魂》的第30集,燃得痛快,酣畅淋漓。

导演刘畅在微博上说,这一集是他「职业生涯最佳单集」;这一夜过后,《棋魂》的豆瓣评分涨到了8.1分。

用「逆风翻盘」形容《棋魂》,不为过。

改编界困难系数的天花板有两块:文学经典、泊来作品,前者要挑战受众审美定势,后者须跨越文化壁垒。《棋魂》四舍五入取了交集,影响几代人的热血日漫,改好不易。

约该剧的总制片人戴莹、导演刘畅采访的时候,《棋魂》的口碑还在持续上涨。观众的风评可以扭转,创作者的初衷经不起半点动摇,彼时两位主创的态度已经如出一辙的笃定,从「塌房」到「真香」,《棋魂》可以做到。

现在,这一刻终于到来了。

去漫画感、讲中国故事

「2016年12月30日,爱奇艺的合作方厚海文化拿到了《棋魂》漫画的连续剧改编权;2017年,小糖人着手剧本的开发工作;2018年,三方正式达成合作,爱奇艺投资,小糖人承制,导演刘畅执导,项目全面推进;因日本版权严格的「监修」机制,几经磨合,2019年5月,《棋魂》开机;2020年10月27日,《棋魂》在爱奇艺开播。」戴莹说。

前后历时近4年,《棋魂》完成了真人漫改的全部工作。

改编的整个过程里,《棋魂》始终面临剧集领域难以逾越的三座大山:且不说真人漫改剧的次元壁、文化壁垒如何突破,原著粉丝、普通观众的期待与接受程度如何平衡,单就国产剧内容领域来说,围棋题材的作品已经暌违荧屏近30年,上一部可查的同类型作品,是上世纪90年代辽宁电影制片厂拍摄的也名为《棋魂》的电视剧,故事情节甚至都无从考据。

即便有近年来围棋国手柯洁对战AI产生的大众影响力加持,愈发年轻的用户市场,真的会接纳这样一部「大胆」的真人漫改剧吗?

前有日本监修的压力,后有国内用户的风险,已经合作数次、配合默契的戴莹和刘畅很快达成改编思路上的共识:去漫画感,在保留原著人设核心、人物关系以及主线剧情的基础上,尽量让其合理落地成为一个中国故事。

落地本土化:古早的电视机,以及当年热播的剧集

「我们很开诚布公地和原著版权方集英社谈到以上两点,这方面是不能妥协的。流程很漫长,日方的态度严谨但也开放而包容,我们的准备也很充分、理由正当,就此达成了共识。」导演刘畅回忆。

接下来主创们面对的就是实操问题。「《棋魂》本身讲述的是一个有些奇幻的故事,我们与制作团队达成共识的改编思路是真实、落地,需要在场景和年代上迅速让观众理解和带入。」戴莹谈到。

剧中以「97香港回归」作为时间背景

《棋魂》原著中的藤原佐为落地成为了南梁时的围棋国手褚嬴,现实中的故事背景也被放到了国人印象深刻的「97香港回归」,时光、俞亮等人变成了面对升学压力和成为职业棋手选择的高中生,小灵通、四驱车等时代符号性道具,一点点拉近与用户的距离,将他们带进熟悉的文化环境里。

四驱车的细节

除上述细节上的本土化改编之外,《棋魂》也充分融合了围棋在中国年轻人中的真实样态,比如剧中「弈江湖道场」的设计,就是中国的「棋院」,主人公们在棋院的生活和竞技,正是一代少年的围棋人生;再比如,褚嬴在「围达网」现身,也取材于当年的围棋界的「龙飞虎」事件。

至此,漫画《棋魂》与真人漫改剧《棋魂》,几乎完成了破次元壁、文化壁的「乾坤大挪移」。

留燃点、泪点

如果说「落地」最大程度地避免了普通用户的接受障碍,创作者还要考虑到原著粉丝的感受。这点,看完原著漫画并迅速被圈粉的刘畅尤其感同身受,「特别理解粉丝的心理,谁都不希望自己家的房塌了。」

时光、俞亮初次对弈的还原

不仅要找到文化、情感上的共通点,还要保留核心剧情和名场面,是戴莹和刘畅在实际拍摄中达成的第二点共识。「在编剧团队最初开始消化原著时,我们就有意识地标注出了名场面,保证剧集的原汁原味。」戴莹说。

宏观构架上,《棋魂》留住了全剧最为核心的两大重场戏。

其中一场是第30集终于露出真容的「神之一手」。为了「神之一手」,褚嬴苦苦寻觅等待了千年,与俞晓阳这样一位当代顶级棋手对弈,胜负已分,「神之一手」仍旧未能出现,以至于褚嬴和俞晓阳都在怀疑其存在的真实性。直到时光以俞晓阳执黑棋的视角进行复盘,终于找出褚嬴的破绽,「半目棋的便宜」扭转胜败局势。

不得不说,用整集的篇幅铺垫并交代一场原本是静态的围棋对弈,对创作者来说实在是难度极高的挑战。

呈现在荧屏上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惊心动魄的比赛,还有所有醉心围棋、热爱围棋的人们的情感彰显:在通讯并不足够发达的年代,短信、网页、电视甚至广播都成为人们争相获取比赛进展的方式;除了专业学棋的人,街边的大爷、工厂的工人,甚至是发廊的Tony,都是围棋的爱好者,原来围棋在国内的「群众基础」,可以如此之广。

此时,任何言语上的解读都是苍白无力且多余的,创作者用镜头诠释了《棋魂》的热血内核,主人公们对围棋的热爱、对梦想的追寻,都化在戏剧情境中,直抵观众内心世界。

除了「燃点」,「褚嬴消失」是全剧最大的「泪点」。

在古老的棋盘中盘桓千年的褚嬴,找到了念念不忘的「神之一手」,一路陪伴时光成长为有实力、有热爱的棋手,他也完成了使命。既然「消失」是他注定的结局,我们倒不妨再来期待,剧中的段落是如何呈现的。

微观细节上,创作者也尽了全力。剧集伊始,原著粉丝便从时光的5号帽衫、熟悉的主题曲旋律中感受到了主创们的用心。不仅如此,据戴莹介绍,在前期筹备选角时,团队见了共计超过300名备选演员,「最终以最适合角色为核心需求,选定了目前的主演。胡先煦的少年气很有感染力,张超的高挑挺拔是棋魂需要的,郝富申其实很像下围棋的孩子。」

《棋魂》开播不久,导演刘畅在微博上跟网友们「打赌找bug,找到一处,给打300块钱。」底气源自前期筹备时「在围棋专业上的绝对严谨」。为了让剧中涉及的大量围棋常识经得起推敲,主创团队还请到了中国围棋协会作为指导单位,以及围棋世界冠军范蔚菁作为围棋指导。剧中经典棋谱涉及到马晓春、常昊、柯洁等知名国手,以及小林光一、李昌镐等世界知名围棋选手。

「很多原著粉在看过之后,都觉得《棋魂》的魂还在,虽然无法“还原”原著,但是同样感受到了作品的热血力量和温暖有爱。」戴莹的回答带着三分释然和七分的谦虚审慎,作为行业观察者却由衷觉得,尊重原著、尊重创作、尊重观众的创作者以及作品,足以担得起时下来自观众们的褒奖和赞誉。

遵循现实青春剧的创作准则

以上两部分实际上解决、总结的是改编层面的问题、经验,完成了让观众觉得可「信」的第一步,下面还有再创作的问题,完成这至关重要的第二步,才能让观众认同「好」。这方面也是考验平台、创作者对内容市场的整体把握,是前瞻力、原创力、共情力的综合试炼。

漫改剧,落点是剧,核心是要按照剧集的逻辑讲故事,同时兼顾更广泛的用户审美接受。也就意味着,跳出漫画改编的视角,作品本身也能独立成章,能打动人心。如戴莹所言,「《棋魂》本质上是一部讲述少年成长的热血青春剧」,这也是戴莹与刘畅在创作上达成的第三点共识。

跳出改编的视野,用现实题材青春剧的角度审视《棋魂》,一样站得住脚。

每一集都有相应的主题

《棋魂》以围棋为圆心,辐射出现实生活中的诸多话题,「围棋是不是一项值得终身热爱并为之奋斗的事业」,是对剧中面临高考的少年人的拷问,有的人坚持、有的人放弃,取舍之间,展现围棋人生的百态。由此延伸,面临人生岔路口,少年人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面对热爱并愿为之付出全部努力的梦想,少年人应拿出怎样的姿态应对,极具现实意味。

主创有意识地增加了对弈过程的特写

如果还有更深层的蕴藉,那便是创作者通过《棋魂》这部作品彰显的文化责任与担当。「围棋蕴含着中华文化的丰富内涵,是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也希望通过这部剧,唤醒传统文化对青少年的影响力,甚至中国围棋对世界的影响力。」不止《棋魂》,其实从近几年爱奇艺输出的作品来看,用平台影响力反哺文化影响力的尝试,一直都在进行。

庄谐相应、动静相宜的《棋魂》

最后还想说到的是创新,行业剧创新和题材类型的创新,《棋魂》兼容一体两面。用行业剧的视角审视,《棋魂》兼容了专业度和趣味性,围棋专业知识的科普通过喜剧化的表达、适度夸张的表演呈现出来;用青春题材、体育题材的视角审视,《棋魂》找到了两者间融会贯通的「燃」点,用少年青春的「动」调和了围棋竞技的「静」,实现了节奏、画面的张弛有度。

这样看来,《棋魂》口碑的逆袭,是一种必然,同时也给行业注入了信心:只要是创作阶段下过苦工的作品,不必担心市场和观众的反馈,交给时间,一切都会有答案。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