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猛《微言大义》《别有根芽》:哲理与诗情的共生与统一

深圳文学 阅读:53465 2020-11-20 20:16:39

原标题:王国猛《微言大义》《别有根芽》:哲理与诗情的共生与统一

近日,王国猛《微言大义》《别有根芽》新书研讨会在深圳书城中心城举行。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潮州以及深圳本地的评论家、作家从不同角度,就王国猛《微言大义》《别有根芽》两本新书的文体、内容与思想展开探讨。本次研讨会,由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共深圳市福田区委宣传部主办,深圳市作家协家协会、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深圳书城中心城承办。

根植古典文学传统,作品见情致见性情

王国猛的新书《微言大义》《别有根芽》均以短小精悍的文章为主,冀文简而意深,言近而旨远。中共深圳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陈金海认为,王国猛的作品大多回归传统,从中国的古典文化中汲取营养。在他看来,今天中国的文学进入了相对瓶颈状态,文学写作的路径和方式亟待创新。“王国猛的创作中,带着一种强烈的反抗意识。这种反抗意识,体现在对今天文学创作主导的白话文写作方式的尝试,这是一位作家创新意识的体现。”陈金海说。

“深圳的文学生态正在发生一些可喜的变化,写作主体、写作样式更加多元化和多样化,王国猛是其中一个有力推动者。”深圳市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张忠亮认为,王国猛在作品中书写的人和事,人生观及价值观,是对这个社会、这座城市及其多元文化、多元思想、多元价值观作出的一些回答。这些回答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社会读者、文化建设者的诉求,这是他文章的价值所在。

王国猛主张“融文学、历史、哲学于一体,言之有物,气势宏盛”的创作。他的作品常常从人文、自然、思辨的角度说起,将自己的人生阅历揉于其中。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贺绍俊称王国猛的作品为小品文。他认为,王国猛一直把写作者的精神担当放在首位,这也许概括了他写作的一种追求,文章哪怕是简短的,取意必须是宏大的。正是有了这样的追求,王国猛的小品文是有思想内涵的,饱含哲理性和辩证性。

文体上有自己的特点,逸韵上有着浓厚的人文情怀和人文逸韵,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桦对王国猛作品的评价。他表示,王国猛通过谈人生百态,表达出人生意义和人文情怀,一些文章又以批评的口吻引人向善。文章古今结合,精辟的短文有了一种人文厚度和历史纵深感。

“王国猛的灵魂深处延续着士大夫传统,一则独善其身,注重自我修炼;二则兼济天下,对天下和这个世界有所担当。他是想通过自己的写作和思考,接续一个中国的士大夫传统。”深圳出版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尹昌龙说,王国猛作品中呈现的是典型的儒家人格,他想透过这些文字,表达出“养气、养心、养人格”的思想境界。

中国作协理论处副处长岳雯说,王国猛有好古之心,他身上既有精进的一面,又有清净无为的思想,两者非常和谐地统一着。他的作品中,有许多抒怀的、感伤的、轻盈的东西,也有读史厚重的一面,两者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使作品读来非常有古意。

广东省作协主席团成员王威廉认为,不管是什么样的写作,最终确定的都是借由写作确立跟谁的关系。王国猛常通过作品,和古人进行一场心灵的对话。古典文化尤其是古典文学能够跨越时间,让我们的生命在不同时空相遇,这种奇特感受王国猛捕捉到了。

“王国猛在作品中表达的人生观、生活观,展现了当代知识者的品位和态度。传统与现代生活,种种日常物事经过作者的静观内省,擦试、学查和判断,成为了一种生命的学问或者生活的学问。”在深圳市评协副主席、深圳市作协副主席于爱成看来,从作品中,可以感受到王国猛的新奇体悟和志趣,能够见人、见物、见精神、见观点。

微言有大义,精粹短文道尽人生哲思

古典的意趣,根植于传统文化的内省,让王国猛的文章深入人心。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在剖析《微言大义》《别有根芽》两本书的思想内涵和人文价值之余,也对文本的体裁作了解析。他们一致认为,“根芽”这个意象恰好呼应了“微言大义”中的“微”,与书中短小精悍的文体是相联系的,这种微言文章是对碎片化时代的呼应。

中国现代文学馆特聘研究员陈培浩认为,王国猛在情跟理两境当中行走。理即是洞见,是对世事、人情、历史有所洞察。他文章中说理的内容非常多,他擅于通过对“理”的把握和叙述,建构自身的精神世界。

深圳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汤奇云用“微言体”定义王国猛的作品。他说,现代网络传媒引领阅读潮流,对文学文体影响极大,“微言体”是这样产生的。书中大量片段化的文章,叙说了很多古人古事,又从中拓展出自己的议论空间,读来别有情趣。

深圳市评协副主席、著名影评人王樽提到,今天研讨的《微言大义》《别有根芽》,与王国猛此前出版的《今日方知我是我》,三个书名恰好构成写作者追求的理想境界,也是一种为人为文高的境界。“微言大义”“别有根芽”是基础的境界,“别有”,唯我所独有,就是要言之有物,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今日方知我是我”是写作者的目标,是觉悟和见我心,写作者最终都要通过写作看到自己的内心。

“我们活在一个碎片化时代,时间被切割了。我们要推崇碎片化写作,要创作出真正的好作品。” 深圳市评协副主席、上海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汪洋说,王国猛的作品,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浩然之气。既有传统的、国学智慧的沉淀,也能读出一些鞭挞时代现象所显露出的家国情怀。

深圳市评协副主席、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安裴智用“字字珠玑,饱含人生哲理”评价王国猛的作品。他说,王国猛擅于通过创作,表达自己独到的观点,以议论为主又率性而为,令人回味无穷。

深圳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黄永健认为王国猛的作品可以称之为“诗散文”。其作品用词用典老道,兼具诗和散文两种特性,有着一定的美感。

在深圳市文联《百家》杂志主编赵小燕看来,今天研讨的两本书,吸引人的不仅是作者富有韵律的文字,更是字里行间的妙趣。“微”有对生命意义、社会生活、宇宙规律的深刻观照,精致的短文满载国事、世事、家事,既可以作为文学作品去读,也可以作为历史、哲学知识去读。

福田区作协主席秦锦屏说,王国猛的新书,以其古今对视的深度和广度,丰厚灵动的美学意义,以及创新的文体打动读者。精粹的短文道尽了对人生、对社会种种现象的思考,在揭开人生真相的同时导人向善,育人向美。

龙岗区作协主席虞宵认为,独有的文体虽简约而精悍,大量古诗词的运用,却让人感觉他从历史深处走来,与我们笑谈,随手拈来理出一条条清晰的历史脉络,让人有所思、有所悟。

“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写作风格,语言也一样。王国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不完全是今日的大白话,又不同于古文,它是在古代文学长期熏陶下逐渐形成的表达方式。”高建平说,王国猛的书呈现的内容是丰富多样的,有历史有时事,它反映的是一种精神,留下的是一个时代的个人的情感寄托。

(作者/温秋圆 供图/深圳市文联)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