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西丁真”走上神坛,谁是流量背后的推手?

风向区虚拟资产交易 阅读:35644 2020-11-20 12:17:45

原标题:“扎西丁真”走上神坛,谁是流量背后的推手?

11月份,一个藏族男孩火了。这个在少年名叫扎西丁真,被旅游摄影师拍下一张质朴纯净的照片后一夜爆红。大家先感受一下来自我国西部地区原始的“狼崽子”魅力。

藏族的生活环境与干净的笑容让野性与纯粹在他的脸上相得益彰。一时间铺天盖地的赞美席卷而来,随之而到的却是“救救丁真”、“丁真快跑”。

据传,丁真在爆火后首先在摄影师的引导下开了直播,有关他的话题量直接爆炸溢出。

而后,接踵而至的就是一家一家的娱乐网红公司。他们特地坐飞机去见丁真,希望趁着风口正盛拿下这位出圈少年,甚至有人说《创4》的人也有过接洽。但可能是大家看腻了男团,看到丁真被追抢利用,纷纷表示反对。

就在丁真忙于应对外界的声音时,他的朋友爆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一出,非主流造型+中指,人们惊诧“丁真”翻车了?

人们的固有印象中,这种造型绝不是一个乖孩子该有的。但其实丁真的走红也好,如今被推上神坛也罢,都不是他本人的初心。他本是在刚刚脱贫的边远山村正期待着人生的少年,这一切只不过是流量的安排和娱乐消费的发展罢了。类似竖中指这种事,谁年轻的时候不中二?

事情发展到今天,以签约国有企业暂划休止符。“娱乐公司只关心赛马少年能给他们赚多少钱,却不问马儿能跑多远”。如果丁真在如日中天的现在以自己的顶流入圈,日后一旦有黑料被扒,纯洁少年圣光退却。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去做网红所带来的财富与机遇可能是他在那个小地方这辈子都无法比拟的。但我想说的是,一旦丁真以这种方式进入娱乐圈,万一以后被遗忘,可年华已逝,少年不再风发,可能这辈子就此跌落了吧。

这个男孩的绽放让我想起了前不久遇见的一个人。

那天我日常下班回家,发现本来空着的合租屋内亮起了黄色的灯光,里面走出了一个身高不太和谐的男生。他让我叫他“七”。

初中肄业的七早早地去了北京学美发,但学不抵活,于是被叫回来跟着亲戚开车。后来勤勤恳恳地工作让他在房价还不高的时候买了一套房;但由于疫情的影响,七本来的工作收入大打折扣,所以便打起了短视频的主意。

可短视频这种东西有点儿虚妄,家里人纷纷对这个想法予以抹杀,想拉来一起合伙的兄弟也因为要过生活便留下一笔钱就回到老家。于是他便偷偷租下了这个房子,跟我说着慢慢尝试。

后来,我通过朋友圈了解到他每天精心装扮去街头拍那种抖音上的采访视频,计算着挑选时间去“偶遇”大学城的女孩子,然后晚上拖着装满了新衣服的行李箱来这小小的根据地。半个月后,朋友圈对我不再可见,出租屋的门缝里也再也没有再映出昏黄的光。

七放弃了吗?也许吧。如此典型的底层工薪阶级人民内心暗定“求变即求富”的剧情到此剧终。短短一两个月时间,只身一人对自己进行外形包装,网上购买上海某搭讪专家课程等等,投入一万上下,除了提高社交勇气以外血本无归。

七和丁真形成了两个鲜明的对比。一个想进去,寄托于流量和热度能获利改变人生。或许是被人劝诫自己刹车,或许有人暗箱操作,另一个能进而不进。风口掠过,摔下来的无一生还。

《娱乐至死》书中有过此类描述——“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说来颇为有趣,在某浏览器搜索《娱乐至上》,除了大部分是这本书外,其中零散地还夹杂着我们的“窃·格瓦拉”。

作为当时的大流,出狱后的周立齐表示,自己不会和网红公司签约。但理由并不是想保持清涟不想入圈赚钱,而是为了维护自己“不可能打工”的承诺。于是在返家后不久,娱乐公司也失去了耐心,热度渐减。

可是人都已经火了,你要我怎么办嘛?

于是前不久,周立齐出任了一家电动车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流量香始终还是香呀,在不违背自己的许诺下,终于还是当上了“周老板”。

沉寂与走红一般迅速,这就是流量的韭菜。

一个没有作品也不靠长相的人活跃在大众面前,察他眉开眼笑,听他笑语盈盈,看他澌灭云散。某天跳出来发现事情仿佛哪里不对劲,但定睛一看,谁也没有错,这便是时代的常态。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