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观|RCEP签署或许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接下来该做什么

澎湃新闻 阅读:75489 2020-11-18 10:16:01

原标题:庞观|RCEP签署或许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接下来该做什么

11月15日在越南首都河内拍摄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仪式现场。 新华社 图

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在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正式签署,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自贸区就此诞生。

RCEP是区域协定。区域分为传统区域和非传统区域。RCEP 所涵盖的区域仍然是传统的。RCEP以东盟为中心,其“对话伙伴国”同意和支持东盟的中心地位。非传统区域是建构性的。在RCEP之前,“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所涵盖的是一个非传统区域。CPTPP区域包括了太平洋盆地涉及的东亚、东南亚、东北亚、北美、拉美、大洋洲等11个国家。而尚未办理完“脱欧”手续、不再是欧盟国家的英国想加入CPTPP,CPTPP成员国也并未拒绝。

相比于CPTPP,今后在东盟和其他成员同意并经过谈判后,RCEP的新成员将是东盟的其他对话伙伴国(如美国和印度等),而不是“域外”国家如英国。

2019年,印度退出RCEP谈判。日本一度从地缘政治角度考虑,希望印度留在RCEP。后来,经济(商业)的逻辑在东京占据上风,日本不再坚持印度的进入。

我在这里想指出,没有印度的RCEP依然意义非凡。非凡性到底在哪里?这倒不是因为没有印度降低了谈判的复杂性,或者印度如果加入可能谈不成、无结果。我说的非凡,指的是RCEP让我们想起了“亚太”。我们知道,亚太地区的经济合作,在冷战没有结束的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经历了近40年的建构,亚太经济合作尽管没有形成包容性的“太平洋经济圈”,亚太经合组织(APEC)也没有成为太平洋经济共同体,但是无论是CPTPP还是RCEP,本质上是建立在这近40年的区域合作基础上。真正的功臣是“亚太”。无论如何,印度与亚太的经济联系还是不够,印度终究不是亚太国家。新德里主动退出RCEP,再次突出了其“亚太合作”的本质。

11月20日,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以视频形式举行,在这一时刻,我们要感激具有伟大可持续性的“亚太合作”。没有“亚太合作”这一框架或平台,也许就不会有CPTPP和RCEP这两个重大的区域合作果实。接下来,对研究者来说,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也许是:CPTPP和RCEP之间会有什么关系或者互动,以及因互动而来的共同未来?

2020年11月15日,15个真正的亚太国家签署RCEP后,新西兰外交和贸易部网站公布了RCEP协定的全文(但16日该网站上却看不到RCEP协定全文了,不知新西兰政府是否将之删除了)。在新西兰外交和贸易部官网下载了RCEP协定全文后,我花了一天翻看这一协定。该协定一共510页(英文),非常厚重,是需要用很长时间来消化的一份文件。

RCEP谈判耗费数年,尤其是今年新冠疫情期间,亚太地区的国际交流,包括外交官之间的接触都受到严重影响。这一协定在疫情期间的文本变化情况,我们所知甚少。目前,对RCEP关心者众。在看了一些关于RCEP的评论后,我大体认为,许多评论者大多没有细看RCEP协定全文,或者根本没有看RCEP协定本身。而仅仅根据RCEP签署的相关新闻有感而发是远远不够的。

RCEP的签署也许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我们知道,东盟自身的进程和东盟主导的区域进程中达成的协议不计其数,但这些协议很多并没有真正付诸实施,或者,这些协议的“合规”或者付诸实行,一直是一个问题。

最后,我有一个建议:要对RCEP做出相对正确的评论,理解RCEP协定本身是一个必要的前提。有关机构有必要设立专门研究RCEP的项目,尤其是研究RCEP能否如期并全部获得参加国批准而生效、研究RCEP的影响及其不确定性、研究RCEP和CPTPP之间的关系。

“庞观”是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庞中英的专栏,从理论到现实,多角度解读全球事务。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