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十评李铁的“中国人口过多论”

梁建章 阅读:3756 2020-08-21 20:52:31

前几天,我们在《九评李铁的“中国人口过多论”》一文的末尾,请李铁回答三个问题。8月16日,李铁发表文章《基于全局,才能对人口问题有更清醒认识》,回答了这三个问题,但他的回答,其实仍然是含糊不清,或答非所问。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

我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既然你一再说“中国人口过多”,那么请你回答中国人口数量降到多少才不是过多,论证依据是什么?

李铁的回答是:“中国的人口过多是不争的现实,既然已经有了14亿人口,我们就是要尽最大努力去解决与人口相关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各类问题。对于中国现有的人口,我认为一个都不能少,这是对现实生命的尊重。提出这个问题,梁建章是试图把我绑架到所谓的道德陷阱中。”

李铁说“中国的人口过多是不争的现实”,但他没有给出任何论证依据,所以我们不知道李铁究竟是依据什么标准来判断“中国人口过多”?

如果是按人口数量作为标准来判断“中国人口过多”,那么难道把中国分成几十个国家,就不存在“人口过多”问题了?可见按人口数量作为标准来判断“中国人口过多”是荒谬的。

如果是按人口密度作为标准来判断“中国人口过多”,那么日本、韩国、德国等国家的人口密度都高于中国,这些国家都不认为自己国家“人口过多”,都在鼓励生育。可见按人口密度作为标准,也无法得出“中国人口过多”的结论。

无论是按人口数量还是按人口密度作为标准,都得不出“中国人口过多”的结论。难道李铁得出“中国人口过多”这个结论的依据就是“不争的现实”这个词?

我们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在二孩生育堆积结束后,中国的生育率将会是多少?

李铁的回答是:“关于生育率高低的问题,我在与梁建章讨论的这么多文章里,我从来都使用的最低的生育率,基本是在1.5左右,而没有采用任何过高的数据,这证明我并不反对生育率下降的观点,而且我认为这也是客观现实。”

李铁其实并没有回答我们提出的第二个问题,只是发表了他对中国过去生育率的看法。这一点我们与李铁的分歧不大,因为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和2019年中国的生育率分别是1.49和1.47,但这是存在二孩生育堆积效应的情况下。我们之前的文章已分析过,在二孩生育堆积结束后,中国的生育率将降到1.1左右。

如果生育率长期保持1.1,这意味着每过一代人,出生人口就会减半。在这种情况下,鼓励生育就是正确的人口政策。

但李铁说:“如果梁建章所倡导鼓励生育政策成为现实,那些超出了社会承受能力的人口出生以后,如何解决他们的医疗、教育以及基本公共服务问题?”

李铁对中国人的生育意愿的认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没有认识到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已经极低,还以为一旦鼓励生育,出生人口就会大幅增加,他没有看到,中国台湾地区以及中国周边的国家日本、韩国、新加坡,多年来大力鼓励生育,但生育率仍然远远低于更替水平。

从生育意愿来看,中国人近年来的平均生育意愿远远低于日本和韩国。根据KGSS(韩国综合社会调查)和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从2006年至2014年,韩国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5~2.55个。根据JGSS(日本综合社会调查)和世界银行的调查数据,从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1~2.60个。而根据国家卫计委在2017年进行的全国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数据,2006~2016年,中国育龄妇女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6个,而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75个,可见,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显著低于日本和韩国。

一般来说,实际生育率是低于生育意愿的,这是因为,有些夫妇虽然想生孩子,但患了不孕不育症,或错过了生育期。而且,对于城市工薪阶层来说,许多年轻夫妇抚养一个孩子已感到压力巨大,他们即使想生二胎,但考虑到多抚养一个孩子需要付出很多金钱和精力,最终对生二胎望而却步。

世界其他国家的经验也证实了实际生育率低于生育意愿的结论。比如,从2000年至2012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1~2.60个,但实际生育率在1.25~1.41之间。从2006年至2014年,韩国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5~2.55个,但实际生育率在1.1至1.3之间。

参考日本和韩国的情况,按照中国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6个、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75个这种生育意愿,如果全面放开生育,那么,中国的实际生育率很可能只有1.1左右。

按照现在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以及参考东亚地区鼓励生育的经验来预测,无论是否鼓励生育,未来中国出生人口都会逐年下降,鼓励生育只是使下降速度变缓慢一些而已。所以,李铁所说的“超出了社会承受能力的人口出生”是毫无根据的臆想。

我们提出的第三个问题是:请问你认为中国现在是否应该全面放开生育?

李铁的回答是:“随着生育率下降,生育政策已经从'单独二孩'调整为'全面二孩',可以预期,未来还会有更大的放开空间。但同样可以预期,目前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绝不会采取所谓的'鼓励生育'政策,这是基于人口数量仍然众多的现实决定的。”

李铁上面的回答,也是答非所问。因为我们是问李铁是否应该全面放开生育,而不是请李铁预测中国将来会实行什么样的人口政策。中国将来会实行什么样的人口政策,既不是我能决定的,也不是李铁能决定的,而是决策者决定的。但是作为学者,我们有责任提出政策建议,所以任何一个人口学者都应该有担当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中国现在是否应该全面放开生育?

虽然李铁没有明确回答我们的第三个问题,但从他的多篇文章中可以推测,他赞成将来中国全面放开生育,但并不赞成中国现在全面放开生育。至于具体什么时候放开生育呢?李铁说“一旦人口过快增长的趋势得到缓解,会逐步放开生育控制,直至全部放开。”

我们想反问李铁:难道现在中国人口过快增长的趋势还没有得到缓解吗?事实上,现在中国人口不但不存在过快增长的趋势,而且即将进入负增长。那么李铁为何还要担心中国人口存在“过快增长的趋势”呢?估计这与李铁过去的经验有关。李铁说:“也许梁建章并没有和我出生在一个时代,那是一个人口无节制生育的时代。那时候每个家庭平均要生4-5个孩子。”

我们查询的资料显示,李铁出生于1955年,那时中国的生育率确实很高。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在长期战乱之后,都会在一段时期内出现人口快速增长这种情况。二战后,由于医疗技术的进步,大大降低了死亡率,并且延长了人均寿命,世界各国人口普遍有较快的增长。从世界范围来看,那段时间中国人口的增幅并不突出。现在中国农村年轻人的生育观念与几十年前相比已经有天壤之别,但李铁这种惯性的思维还以为现在农村人的生育意愿很高。

中国从1978年以来之所以能够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一方面是因为改革开放,另一方面是因为1950~1970年出生了大量的人口,给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带来了丰富的人力资源和人才资源。

李铁接着说:“在那个年代(指李铁出生的年代),抚养这么多人口,会让家庭的生活水准大幅度降低。”

没有耕耘,哪有收获?抚养多个孩子,在短期内确实会降低家庭的生活水准;但从长期来看,孩子长大后并参加工作后,所创造的价值是会大于抚养孩子的成本。

例如,假设一对夫妇的家庭年收入是20万元,如果他们是丁克,这个家庭的人均收入就是10万元;如果有一个孩子,这个家庭的人均收入就是6.67万元;如果有两个孩子,这个家庭的人均收入就是5万元;如果有三个孩子,这个家庭的人均收入只有4万元。所以,孩子越多,人均收入越低。只看短期利益的人,当然会认为“只生一个好”;然而,从长远来看,在孩子长大后并参加工作后,有两、三个孩子的家庭就会比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更具有竞争优势。

中国人口在未来几年就会进入负增长,并且,由于中国的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已将近30年,在可预见的将来也几乎不可能提升到更替水平,所以,中国人口在下降之后,很可能步入一直下降的漫漫长路,看不到尽头。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严峻问题是:如何防止未来中国人口一直下降下去?这是有关未来中华民族存亡的重大问题。长期来看,要避免中华民族走向消亡,将生育率提升到更替水平是迟早要做到的,而且必须做到,越早做到越好。

综上所述,对于第一个问题,李铁认为“中国人口过多”的依据是什么?李铁回答说“中国的人口过多是不争的现实”,但他没有给出任何论证的依据;而我们并不认为“中国人口过多”。对于第二个问题,二孩生育堆积结束后生育率将会是多少?李铁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说什么如果鼓励生育,会有“超出了社会承受能力的人口出生”;而我们认为,在二孩生育堆积结束后,中国的生育率将降到1.1左右。对于第三个问题,现在是否应该全面放开生育?李铁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却说什么“一旦人口过快增长的趋势得到缓解,会逐步放开生育控制,直至全部放开。”而我们认为现在不但应该全面放开,而且还应该鼓励生育。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