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惩罚极兔,顺丰业绩爆雷:快递的“无限战争”

娱乐独角兽 阅读:14864 2021-04-17 21:02:44

文 | Mia

来源 | 鲸声whistle(ID:xiguancha01)

风暴正在席卷快递行业。

4月8日晚,顺丰控股(002352)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顺丰控股预计今年1至3月份净利润亏损9亿元至11亿元,对比去年同期盈利则为9.0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顺丰预亏10亿元至12亿元,去年同期盈利8.32亿元。4月9日,顺丰控股全天一字板跌停。截至午间收盘,顺丰控股股价为72.72元,成交额为14.5亿元,最新总市值为3313亿元;总市值半日蒸发约569亿元。董事长王卫为此道歉。白马股爆雷波及16万股民,当日“顺丰跌停”登上微博热搜第三。

顺丰的挑战者——极兔速递一边同样不平静。4月9日,义乌邮政管理局者确认,因“低价倾销”,百世快递、极兔速递被整治,停运部分分拨中心,4月12日拼多多发表声明称“极兔有拼多多投资、双方有特殊合作关系”等为不实消息。根据平台合作协议约定,给予极兔速递提高业务合作保证金的处罚,并督促极兔总部于处罚下达之日起规范网点及工作人员的不当行为。

归根结底,快递之战与站在它们身后的电商巨头博弈密不可分。阿里系的四通一达,对战拼多多系的极兔,京东自有的京东速运,以及行业龙头、估值超3000亿元的顺丰。此刻拼多多却急于与极兔撇清关系,当中不无对监管层“反垄断”的回应。快递行业格局要变天了吗?

“公敌”极兔搅乱一池春水

“便宜得跟不要钱一样。”这是不少一线城市白领初次接触拼多多时的感叹。上到整整一箱橘子,下到总价仅5 RMB的调味罐,统统包邮。从对亲戚群砍一刀的抗拒到“拼多多真香”,越来越多一线城市年轻人正在物价飞涨的压力下转投拼多多的怀抱。低价商品全场包邮的背后,离不开极兔速递的身影。

而活跃买家数已然超越阿里的拼多多也推动了极兔在一两年内爆发式成长。原为东南亚快递龙头的极兔于2019年通过投资控股上海龙邦速运获取了快递经营资质和网络,2020年3月开始正式经营。截至2021年1月,极兔在全球拥有超过240个大型转运中心,运营超过23000个网点,员工数量近35万人,日单量突破2000万件——这是衡量一家快递公司有无上市能力的节点。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多个独立信源显示极兔速递已经完成了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领投方为博裕资本,跟投方有红杉和高瓴,投后估值已经达到78亿美元。这一估值已经超越了申通(140亿元)、圆通(350亿元)和韵达(400亿元),仅次于中通、顺丰和京东速运。有消息称它有意在美国上市。

进入国内后,极兔用价格战“乱拳打死老师傅”,一方面低价收件吸引商户,一方面以高于市场价的费用吸引快递员派件。甚至揽件低至0.8元/单,造成了行业的普遍压力。其“蹭网”之举也时有发生。因此不难理解为何极兔被群起而攻之。去年10月,申通、圆通、韵达接连发布《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

拼多多与极兔速递的同门关系,和他们共同的师父段永平之间的故事为人津津乐道。极兔创始人李杰原为OPPO印尼公司创始人,早期投资来自OPPO,OPPO的幕后老板段永平也是拼多多的投资人,曾带黄峥参加对他影响深远的巴菲特午餐。

拼多多急于在此刻撇清关系, 一是平台增强物流能力建设,规范化发展的需要。深度绑定极兔,不利于自有物流的壮大。单量还不足以和头部快递公司掰手腕的极兔,对“大腿”拼多多的依赖比拼多多对极兔的依赖程度要高,第三方咨询公司数据显示,拼多多全年包裹数约303亿件,占行业总数36%,极兔虽然为蘑菇街、抖音、快手等提供服务,但90%的订单来自拼多多,承载25%-35%的单量。二是“反垄断风暴”下,阿里最近刚刚受罚,拼多多希望规避风险。

还有一种猜测的声音是,创始人黄峥离任董事长退居幕后,某种程度上弱化了拼多多与极兔之间的联系。公开惩罚,打击虚假运单之举更像是一种警告,以低价为主要优势的拼多多并不会彻底斩断和极兔间的关系。

极兔对行业带来的第一个影响是高度内卷化,陷入“以价换量”的价格战。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021年 1-2 月行业平均单价同比-20.2%,上市快递企业中韵达、圆通、申通 1-2 月单票收入分别同比 -24.2%/-15.6%/-19.7% 。在业绩报告上普遍表现为业务量增加,净利润不升反降。

第二个影响是挤压对手生存空间,多家快递增速放缓、估值下降,导致格局变动。3月18日,顺丰高管在财报沟通会上谈到极兔时表示,“规模再大也守不住市场,这是我们战略角度看到非常深刻的教训”。

第三个影响是加速行业下沉趋势。此前极兔下乡刷墙,在首站山西省11个市97个区县1070个乡镇的6000面墙上刷“土味标语”。未来“五环外”将成为快递们的主要战场。

流血补贴不可持续,融资只能暂缓压力,增强自有网点基础设施建设、营收来源多元化、从价格战转向质量战成为极兔的当务之急。

被挑战的“一哥”顺丰:快递格局变化中

2016-2019年我国快递服务集中度指数CR8一直稳步上升,2020年快递行业市场集中度接近瓶颈,出现轻微下滑,截至2020年11月底,我国快递市场CR8达到82.4%。理论上,疫情使得用户需求转向线上,对电商平台和快递行业是利好。但实际上为快递企业带来了更多压力。安信证券表示:“因基数效应和需求旺盛,2021年一季度快递行业业务量确定性高增长,但行业价格竞争、快递企业扩大投入、去年同期成本红利等因素,均可能导致2021 Q1快递企业面临业绩压力。”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采用直营模式而非加盟模式以保证品质,顺丰一直是高端件、迅速、春节假期快递停发期间最后堡垒的代名词。但这一形象正在遭受质疑。

对于此次业绩爆雷,顺丰给出的解释有五点:一是对物流赛道的多元布局导致成本增加;二是疫情后用户需求增加导致2020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成本承压;三是公司整合业务线的资源投放,存在资源重叠投放;四是春节期间不打烊,对一二线在岗员工补贴创新高,导致经营成本攀升;五是拓展下沉市场,电商件毛利承压,正考虑以更适配的网络来承接此类业务。

这位营业收入排名第一的“一哥”在多个领域遭遇着挑战者。除了上文提到的极兔,还有中通。去年9月29日,中通快递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继2016年在纽交所上市后第二次上市。3月18日,中通快递(代码:ZTO)公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及2020年全年的未经审计财务业绩。财报显示,中通2020年全年快递业务量达到170亿件,同比增长40.2%;市场占有率增加1.3%,至20.4%,为行业第一。

但中通在成本优势之外,品牌溢价、基础设施建设仍然不及顺丰。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在干线运输车辆配置方面,顺丰自营及外包有4.5万辆的运输车,其次是中通超过1万辆;在转运中心数量上,顺丰有9个枢纽级中转场+130个片区中转场,其次中通在全国转运中心数量达到91个,其中自营率90%;圆通拥有73个全部自营的转运中心;在服务网点建设方面,圆通、韵达和中通均超过3万个。

事实上,看到未来主要增量存在于三线以下城镇县乡后,同电商平台重点发力下沉市场的逻辑一样,顺丰也在极力布局下沉市场。2019年5月,顺丰推出了针对电商件的“特惠专配”低价快递业务,此后又进一步降低价格,对于3000票以上客户的价格降至4-5元/票。2020年,丰网起网。2020年财报显示,以特惠专配为主的经济件全年业务量增速高达155.86%,助推整体市场份额提升至9.76%,较2019年增加了2.16个百分点。

另外,在电商红利消退后,布局冷链、快运、供应链及同城等新业务板块将是顺丰今年的一大重点。2021年2月8日,顺丰发布了一则拟募资220亿元的定增公告,资金的主要用途包括鄂州机场、数字化供应链建设等项目,这次220亿元定增计划为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虽然爆冷亏损,但顺丰的基本面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但倘若对极兔等后来者,以及格局变化下的暗流涌动掉以轻心,将会它增大掉队的可能。

将目光投向与每个人生活密切相关的快递件本身,快递员最关心的问题是“派单费”与“投诉”,用户最关心的问题是“快递费”与“时效”。交通、天气、人力因素、网点建设情况等均会影响派送效率,各家快递分布在不同省市的力量也并不均衡。此前网上流传着一个说法,“南方到北方,选圆通。北方到南方,选申通。南方到南方,选申通。”快递行业本身不具备技术门槛,因而依赖于“人、货、钱”的规模效应,对玩家的筹码要求越来越高。随着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这场“无限战争”短期内很难结束,真正的寡头也还没有诞生。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